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美国贫富日渐分化, 住房竟是“罪魁祸首”?

像西雅图、奥斯汀、华盛顿特区和剑桥这样的地方都拥有大量受过高等教育的人。由于软件、生物技术和信息技术等部门的贡献,就业增长已经恢复到大衰退前的水平,房价也超过了经济衰退前的高峰期。

推特和脸书这样的公司不得不提高薪水,以防止他们的员工转移到更快速增长和对人才更如饥似渴的创业公司。这些靠大脑运作的公司是经济发展的主要模式,它们的运行状况良好会导致房租和房价猛涨,而对于那些对城市生活没有太多负担能力的人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美国贫富日渐分化, 住房竟是“罪魁祸首”?

据福布斯报道,来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经济学家莫拉蒂(Enrico Moretti)曾发表过知名见解,他说,对于像西雅图这样的大脑中心城市,每一项创新型工作在招人的同时,还创造了额外5个工作机会,这不仅仅适用于法律或医学等职业类工作,还包括就业服务类工作(像服务员,收银员)。 “设在旧金山的推特每聘用一位新软件设计师,都会有五个新职位空缺,分别为咖啡师、私人教练、治疗师和出租车司机而设,” 莫拉蒂说。考虑到旧金山房价上涨,上述是一个大问题。

再加上住房成本高,分区条例变得更加严格。对于我们这些没有受过住房和城市扩张教育的人来说,分区法令定义了某些地理区域的财产可以如何使用 – 无论是住宅还是商业用途,还包括有关地段面积,密度和建筑结构高度的规定。

直到最近,分区并没有对住房建设数量产生影响,但据尼斯卡南研究中心(Niskanen Center)的林赛(Brink Lindsey)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泰勒(Steven Teles)表示,分区条例日益严格的限制导致住宅价格被人为地推高。原因在于,法令限制了住房供应,而需求继续上涨,进而导致房价高涨。

林赛和泰勒写道:“截至2005年,美国排名前50位最具生产力的大都市区(共计363个)合起来生产了全国60%的GDP。 “与此同时,在十大最具生产力的城市,未加权人均产值超过91,000美元,是最不具生产力的十大城市平均值(不到40,000美元)的两倍多。”美国贫富日渐分化, 住房竟是“罪魁祸首”?

地理,而不是阶级或社会经济地位的差异,越来越成为美国不平等的主要根源。 “事实上,地理上的不平等有时会超过更为熟悉的社会经济不平等,”Lindsey和Teles说。 “例如,波士顿高中毕业生的平均收入比密歇根州弗林特市大学毕业生的平均收入高出40%以上。”

最近,移民大潮有沿着远离富裕沿海城市——如旧金山和波士顿——朝着太阳带(Sun Belt)——如美国东南部和西南部的一些地区,包括阿拉巴马州、佐治亚州、佛罗里达州、路易斯安那州和南卡罗来纳州等——迁移的趋势。精英聚集城市的高住房成本以及限制性分区的组合迫使低收入人群搬出。 “因此,大学毕业生继续搬到人力资本中心,而受教育程度较低的人群 被人为住房稀缺所驱逐,”林赛和泰勒总结道。

美国贫富日渐分化, 住房竟是“罪魁祸首”?

在今天的市场驱动型经济中,穷人是租客,处于水深火热,生活在不安全的地区。富人是能够负担得起安全和稳定的人,这是我们决策者需要正确处理的不公正。我们都应该在住房方面获得稳定和安全,但很可惜,这并不是如今资本主义的运作模式。

微信里 扫一扫
美国贫富日渐分化, 住房竟是“罪魁祸首”?
本文由【丹佛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转自纽约侨报,若有侵权敬请联系我们;图片取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转载请注明出处!

上方谷雨

关注北美生活网,即时收取北美海外华人相关的各类衣食住行,吃喝玩乐等生活资讯和实用信息。帮助你了解海外华人社区的各种新闻、活动,提供一个与其他同城华人随时无界限共同交流的生活信息平台。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1 条回复

  1. US Military Personal说道:

    特朗普胡作非为触怒军方, 军方高层频背叛特朗普
    2019
    众所周知,美国总统特朗普自走马上任以来,在人事关系的处理上一直都十分的糟糕。其中最为典型的辞职案例,就是美国前国务卿蒂勒森了。蒂勒森认为,特朗普不愿意阅读资料, 同时又十分独断专行甚至不听从自己的智囊团的意见。而蒂勒森本身也体验了一把,因为蒂勒森是被“火线炒鱿鱼”的,被炒之前蒂勒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要被炒掉。
    早些时候,美国国防部长马蒂斯决定辞职,美国军方高层基本上已经走的差不多了。这些人中包括之前坚决要求辞职的前白宫幕僚长约翰凯利,还有之前一直和特朗普相处不来的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约瑟夫·邓福德。至于剩下的几位,不是美国海军陆战队的司令官就是驻阿富汗美军的指挥官,所有人都位高权重。而这些人辞职也都各有各的原因,但总的来看还是因为对特朗普的一系列政策不满。而不满的原因有很多种,其中最主要的原因还是特朗普在美国对外军事行动上的态度。
    想要知道这一点,首先就得了解美国之前对叙利亚的政策问题。之前美国曾经传出一条惊人的消息,那就是美国打算在叙利亚方面倡导撤军。所谓的撤军,其实就是呼吁各方在叙利亚问题上全面收缩,其中自然也就包括美国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之前一直负责叙利亚问题的约瑟夫·邓福德直接受到冲击,按照蒂勒森对于特朗普的描述来看,特朗普极有可能根本就没听邓福德的劝。
    当然,另外一件起到重要作用的事情,就是美国打算和阿富汗的塔利班武装和解。之前,美国方面派出的代表已经和阿富汗塔利班进行了和谈,而这件事美国国内的军方并不知情。而前线部队的最高指挥官约翰·艾伦也表示,自己从没听说过这种事情。这也就意味着,特朗普再次绕过了美国军方进行决策。而这接二连三的政策变动,都证明了一件事,那就是美国军方高层和总统特朗普已经无法好好相处了。
    就目前的情况而言,特朗普不得军心的情况是遍布全军上下的,而这也就意味着即便是寻找继任者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内,美国的军方班子必然是混乱的,这将非常大的影响美国的军事行动能力。而特朗普触怒军方的最主要原因,除了前面的绕过美国军方决策之外,还有自己到处惹是生非。甚至在人事任免上,特朗普都没有一个妥善的主意。之前约翰·凯利离开的时候,特朗普虽然一直在说凯利是一个好帮手,但是内心似乎并不这么认为。同时,特朗普也在为寻找新的接班人而头疼,能和特朗普相处的美国军方高层基本上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特朗普的大麻烦要来了: 美国军方要对特朗普下狠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