赞助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自2014年以来,约有240,000科罗拉多州选民改变了党派关系

超过210万科罗拉多州选民已经为2020年大选投票。其中包括该州超过760,000名非隶属选民。

自2014年以来,将近24万名选民选择切换其党派。许多决定转换的人都离开了两个主要政党之一,成为独立的选民。

正如《太阳报》报道的那样,桑德拉·菲什(Sandra Fish)是科罗拉多新闻合作社和科罗拉多太阳报的数据记者,发现65,868名共和党人和47,838名民主党人将他们的从属关系切换为非从属关系。

菲什说:“共和党的人数实际上比2014年少了很多。很多人已经退出党或不再注册为共和党人。”

菲什决定将2014年的数据作为比较,因为这是美国参议员Cory Gardner和前州长John Hickenlooper上次进行全州投票。

独立的新注册人数量也在增加。

菲什说:“你有超过五十万的新选民,其中大多数是40岁或40岁以下,其中大多数都登记为无党派人士。”

科罗拉多州是21个允许人们在选举日当天或之前进行投票更改从属关系的州之一。

菲什和太阳报收集的数据还发现,从无联系的选民到与不同政党保持一致的一些变化。菲什发现46,828个将其注册更改为民主党,而30,481个更改为共和党。

两个主要政党之间也有动静:13,066名民主党人变成了共和党,而14,907名共和党人变成了民主党。

为什么选民改变政党

丹佛大都会州立大学政治学教授罗伯特·普鲁斯(Robert Preuhs)说:“人们可能会切换政党的原因很多。” “其中很多都必须处理意识形态资产,因此人们感到自己的党派已经远离他们,所以他们离开了党派。”

政治人物的个性也可能导致政党转变。

注册为一个主要政党有一些好处。一方面,他们能够参与部分党派的政治。但是,独立派选民现在可以参加科罗拉多州任一党派的初选,尽管并非所有州都如此。

“脱离关系当然会有好处。各方无法追踪您,他们也不知道您到底要倾斜哪种方式,” 普鲁斯说。

但是,菲什预测,2020年大选后可能会有更多变化,例如从某些种族中完全取消党派的隶属关系,例如书记员、记录员和警长候选人。

不过,普鲁斯表示,总的来说,无党派选民的投票往往反映出党派选民进行投票的方式,而且与共和党相比,投票给民主派的人更多。

“大约90%的非隶属选民倾向于每年都在同一个政党中投票,因此,即使他们没有隶属关系,他们仍然还是某种形式的党派人士,” 普鲁斯说。

决策背后的数学

在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校园里,研究人员正在使用数学来尝试确定人们如何做出决定。

一项有关决策的新研究的合著者扎克·基尔帕特里克(Zack Kilpatrick)发现,决策者有两种类型:决策者迅速下定决心,另一种决策者犹豫不决。

无论是决定选择哪个总统候选人,都会做出类似的决定。人们将他们的个人研究与社会证据结合起来,然后再做决定。

数据发现,仓促的决定者会对他人产生影响。

基尔帕特里克说:“我们发现这些群体中的人们会一波三折地做出决定,做出最快决定的人最终会在一群倾向于同意他们的朋友中引发大家的跟随。” “这就像有人在Twitter上宣布他们将投票支持的人一样,这可能会触发数百其他人也投票支持该人。”

仓促的决定者有一个好处:他们可以鼓励一个没有下定决心犹豫不决来做出结论的人。

另一方面,基尔帕特里克说,太多的仓促决策者可能会促使社区做出错误的选择。

特别是对于投票,基尔帕特里克认为邮寄选票可以提高人们做出决定的准确性,使他们能够充分反映他们的想法,因为他们有时间研究每个问题,而不会感到急于要进入投票站。

对于基尔帕特里克,最重要的是让选民知道谁在影响他们的决定。

他说:“这些模型真正告诉我们的是,考虑并弄清楚您要提取的信息源的质量。”

本文由【丹佛生活网】整理编辑,原文、图片转自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此篇因未能找到作者和原始出处,无法注明还望谅解,如原作者看到,欢迎联系小娅认领(或直接在公众号留言),确认后我们会在后续文章作出单独声明。如觉侵权,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多谢!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商家(广告位:+1678-685-8086)

您可能还喜欢...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